等待

挺开心的一天

2007年02月25日 23:28

  因为有你的陪伴

依然相信爱

2007年02月26日 01:04

  虽然失败过,可是不会放弃。

  生活欺骗了我,但我不能欺骗自己。我依然相信永恒,忠诚……

等待

2007年02月26日 02:52

  我的表达始终停留在最原始的念头。面对漆黑的夜幕,第一想到的竟是我有利爪就马上把它撕开让阳光下来,却不知道黑夜总会过去——黑夜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捏捏膝盖边的韧带肌肉,他隐约觉得还有些酸痛,他纳闷:过去那么久了……

  为了曾经的几个感动瞬间,为了那句年轻的承诺,为了那一份已逝的青涩感情。下午1点28分他搭了两趟车从家里赶到了火车站。他很迫切很惶恐,迫切的希望能够快点见到她,然而更多的是惶恐,他会怎么面对她?她会怎么对待他?他们相见的刹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场面?会不会发生电视电影上的特写镜头?……

  就这样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无数次编排着幻想,他在火车站假装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旅客。其实他等待的那列车还要好久才靠站,不过他总喜欢提前,提前好多——上大学时,偏要提前两天到校,学校不接待,人生地不熟的差点睡了街道。后来每次开学都要提前一个星期去学校,白天黑夜都不见几个鬼影的……为什么喜欢提前?也许是他害怕错过,也许是他天生优柔寡断拖泥带水……

  忽然他急匆匆的跑开了,原来是上厕所!就一个字,傻!难不成火车突然到站,他要等待的人就夹在汹涌的人潮流走了?

  等他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头发湿湿的,两半头发整齐的贴在头上——好笑,怕谁看见他头发乱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进出了多少次门口,来回走了多少趟通道。列车到站了,是从桂林到茂名的车,他想很多同学回家都是要转车的,是不是这辆呢?一定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不能错过……呵呵~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等待的是哪列车?!

  玉林站只是一个小站,那个出口就更不用说了,只有两个“曲棍门“旁边的稍大点的铁栏门锁着。于是等人的人就用两只手抓着铁棍,甚至把头嵌进去,眼睛伸长了往里看。

  刚开始,两三个人拖着行礼走出来,他直勾勾的看着”不是“,”不是“…忽然一下子人多起来了,像两条长龙从里面窜了出来,在外头接待的人也几乎全部迎 了上去,出口堆了一堆人,出口外又站成两排”通道“。他绷紧了神经,一边很努力的回忆她的样子特征,一边睁破了眼眶扫描着出站的人,被人挡住了视线就从缝里看……”怎么没有呢?是不是我看漏了?“他心里有点急了又向过去了的人群仔细的扫了扫。”长龙“也渐渐消失了,看着别人见面时兴奋感动的场面,他心里有点怪怪的,落空?羡慕?盼望?      此刻,除了继续等待他能做什么?他急忙又跑去WC,回来的时候,头发依然是湿湿的,两半头发贴在头上……

  又一辆长龙来了,南宁到湛江的车,重演了刚才的片段。

  等待中也有些童趣,两个小朋友在门外疯玩,跑上跑下,追来逐去,在大人面前表演他们的才艺,还玩一种猜拳游戏”…两只小蜜蜂,飞在花丛中,飞呀,飞呀…“ 一边说唱着一边伸手猜拳,一下子做亲嘴的动作,一下子做扇巴掌的动作,谁配合不好,错了就算输了。他觉得很好笑也很有趣,此刻他心里肯定又在羡慕了,要是他有这样快乐的童年该多好!

  “各位旅客请注意,由重庆开往湛江的列车晚点5点40分……”他听了很高兴,因为知道她肯定在那列车上了,虽然还要等,他会等下去的。

  高悬天空烈日此刻也是一片红光了,暮色快来临,天气又凉了些,他终于把外套穿上了,但很执着的没有拉上上衣的拉链,他怕她看不见里面那件红色的T恤,认不出他……

  他转过身,强忍着在眼眶打转的泪水,他怎么也料想不到,她竟然用这种态度对待他!她假装看不见他,把他落在身后,看也不看他一眼! 她假装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她用普遍适用的微笑对待他。他宁可她恨也不想她在他面前演戏,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把他当作一个陌生的熟悉人。他觉得很难受,因为她这种不冷不热的绝情,不给你创造说话的气氛,不给你好好说话的机会。

  为什么不能好好谈谈?大家好聚好散不行?为什么不看着我的眼睛?……是的,她回避他的眼神,她不肯谈及过去,她还不给他解释甚至表达的机会。他只是想解除彼此的误会,不能重新开始,也能够好聚好散啊! 可是,她不给他机会,还是没能给出一个分手的原因。她说他冲动,脾气暴,与她性格不合,还说他不信任她。他心里觉得那都是次要的,她并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也许是她懒得说吧。

  冲动?凡是热血青年,谁不冲动?凡是性情中人,谁不冲动?脾气暴?他什么时候狠心骂过她一句话?!他敢说一句都没有!性格不合?

  从他们相识开始,他对她都是坦诚的,从来没有虚伪做作过,如果是性格不合,为什么当初会开始?不合,又在什么地方呢?最让他难受的是说他不信任她!他怎么不信任她了?他从来没有那么信任过一个人,甚至依赖!他觉得绝望……

  终于,在她的绝情下,他绝望了。再也忍不住汹涌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心底的悲痛。过去的幕幕交织在一起,绞得他神经异常难受。

  没办法,他再也不想尝试心痛的真正感觉,他抡其拳头,往一棵树上砸,一拳一拳,狠狠的;他提起膝盖,往树干去撞,一脚一脚,狠狠的。

  也许只有身体的疼痛才能缓解心底的痛吧! 其实,很小的时候,他就这样了。遇到了难题,遭到了欺负,没人关心没人理解没人陪伴,他就拿其拳头往门上砸……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日记

对自己说的话

2007-1-22 11:36:00

日记

依然

2007-2-26 1:04: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