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了一位亲人

随着“丁丁”的两声响起,我一边猜想着是谁的短信一边拿起手机…打开的刹那,我猛的震了震,又一个亲人去了……妹妹发来一条短信,说外公去世了……

回家过年的时候,我看见外公一个人坐在路边铺子的板凳上,呆呆的看着车来车往。因为他有点耳背,所以我走过去问候他。当我对着他笑的时候,他混浊的老眼竟然放出了一丝光芒,脸上的皱纹绽开了花。甚为兴奋,看着我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然后反复念叨着“是阿猛吗?”也难怪,我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专门惹事的捣蛋小鬼了,又刚刚做了一个头发……

我拉着他衣袖回答就是啊!然后就跟他寒暄了几句,自然也聊到了阿琼(我生母)。外公很盼望阿琼回家看看他,还说,不理老人家,以后就没有机会咯。当时,我还觉得他气色还可以,以为说的是气话,想不到在昨天,短短的日子就成为了无可挽回的现实!阿琼昨天赶了回去,估计还是没能赶上最后一面吧!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在路上见了老人家一次之后,没过两天,外公又摸索着到我家叫我去吃饭。当时,刚吃中饭不久,我觉得挺奇怪的,干嘛老远跑来叫吃饭呢?

我说吃过了,改天阿琼回来后再一起拜望您……也许是他耳背听不见,依然固执的说着“吃饭,吃饭去”。外公亲自过来请吃饭,再推就很不礼貌了。到了外公家才知道,原来是外婆的诞辰!没有礼物,就跟外婆外公聊聊天,问候问候吧!几位舅舅都在家了,再叫上左邻右舍,摆了好几桌饭菜! 大舅还时不时的往外公碗里倒酒,当时心里觉得老人家还是不要喝酒的好。可是今天日子也特殊,能喝就喝一点吧,人生在世,假如不开心,活得再久又有什么意思呢?

再后来,就是我帮家里人挖水井的时候看见外公静静的坐在那棵去年初就倒了的“杨面树”上,眼睛一直往我们忙碌的方向看着……我和弟阿龙抬着一桶黄泥去倒的时候看见了他,于是往早已湿答答黄斑斑的衣服上擦了擦手,迎过去,问问他,在这里坐什么呢? 外公只是咧开嘴,露出那稀稀疏疏的几颗黄牙憨憨的笑着……“我忙去了啊,有空到我们家坐坐啊…”没想到这就是我跟外公说的最后一句话。

别人看来,年过八旬的外公都有一点老懵懂了,不仅耳背,还健忘,有时候行为也不可理喻。可是我知道,他心里记着我,他心里都爱着他的儿女……

其实,我不怎么喜欢外公家的人,因为以前的琐琐碎碎的纠葛给了我太多不良的回忆,因为母亲跟所有人认为的出入那么大,因为……  可毕竟都过去了,都是亲戚,见了他们我都尽量不去回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对无端的言语不是沉默就是不闻,都发自内心的问候他们几句,特别是年迈的外公外婆。

如今,人已尘土飞扬去!可留给活着的人很多反思,不仅外公的儿女,还有我。

 2007年03月15日 13:43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日记

要学会一个人走

2007-3-13 1:13:00

日记

男人,要耐得住寂寞

2007-3-19 10:31: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