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2日

本来7点醒来,一个回笼觉晚了,想到昨晚阿婆郑重告诉我,第二天要帮忙掰玉米的。于是匆忙起来,喝了一罐红牛,拍拍脸蛋,告诉自己振作起来,要干活了。

果然,我到地里的时候,阿婆已经掰了很多玉米了。我呵呵笑着说,一个打盹儿就起晚了。阿婆说没关系的,现在天气凉了,比较好睡,正常的。然后又问,是阿公叫我来的吗?我说,不是的,是我自己过来的,这点小事还不用阿公催促的。

上午九点多开始掰玉米了,由于阿婆已经摘了不少,我只得先用蛇皮袋装好,先扛几袋回去。才装一点,忽然觉得这个时候的阳光很美,风很柔,还是发个朋友圈吧,反正是正能量。

 

阿婆掰下的玉米先装到水桶里,然后在一个地方堆成一团,我就用蛇皮袋装好,塑料袋封一下口,就扛出玉米地。玉米地还比较潮湿,深一脚浅一脚,鞋底沾满了厚厚的泥土,脚感怪怪的,裤脚也沾满了泥巴,脏兮兮的,干农活嘛,免不了的。幸亏我早有准备,穿了登山鞋和长脚工装裤。

失策的地方在于穿的是短袖,烈日晒就不说了,玉米叶子的边缘有些小锯齿,手臂被划了一道道没有规律的红色细痕。戴的是迪卡侬买的太阳帽,软软的帽檐也挡不住玉米叶子,脸也被割得火辣辣的。一袋袋的玉米扛起来不算重,倒是泥泞的坑洼和伤人的叶子让人有些恼火。明明天气那么好,扛玉米也算一个比较好的体能训练,有些瑕疵也就算了吧,干农活嘛,怎么可能像健身房那样的环境呢?

刚开始阿婆担心我抗不完堆积在地里的玉米,没多久,我就搬完了,用小车运了两趟回家,然后也加入了掰玉米的工作。阿婆有点惊讶,问我哪里哪里的玉米都搬完了吗?我作了肯定的回答,阿婆喃喃地说,还担心你扛不完呢,谁知都不够你搬的…是啊,阿婆已经90岁了,皮包骨头的,没啥力气了,掰了一会儿玉米就头晕,哎,人为什么要老去呢?

连续不停地干了三个钟头,终于掰完了玉米,全部都运了回家。阿婆有点开心,说,幸亏有我,要不然,她用两个小桶来装,要连续做工一个星期才搞得完呢。唉,九十高寿了,还以为是二三十岁吗?那么拼命干嘛?种这些玉米,其实根本不是用来吃的,是拿来喂鸡的。伯父也跟他们算过账,这样种地养鸡,不说人工,就成本都是亏的,还不如用买饲料、肥料的钱直接买鸡肉,省心省钱省力…

然后阿公阿婆就笑哈哈地说,欸,买来的鸡哪有自己养的那么好吃呢?不是等你们过年回家,有几只鸡宰来吃嘛。说到底,还是想一直干下去,想为这个家做贡献。

以前我也反对俩老做那么重的活,因为阿公有退休金,就算儿女们不赡养,也足够他们过好小日子了。现在,我不那么想了,老人最怕闲下来,躺着什么都不做,觉得自己老了快要死了。能够走动,甚至能够干点活,对身心都是有益处的。而我们这些晚辈,有时间就要多陪陪他们。他们种地,我们就陪着种种地;他们养鸡养鸭,我们就不要嫌弃鸡鸭到处拉屎气味难闻,有点家禽也多点生机。

之前在外打工,内心始终找不到归属感和安全感,和家里人的关系也不融洽,感觉隔膜很大,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不结婚,我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总是让我没有家的感觉。如今失业变成了废宅啃老族,反而改善了关系,我也没做什么,都是生活上的小事,给他们手机充充话费,帮他们扛点东西,买点药。俩老对我是越来越关爱了,哪怕他们根本不理解抑郁症什么的,也不再责备我为啥不出去工作。而我竟然也慢慢地找到家的感觉,无论出身如何,无论父母怎样,我有且只有他们。无论这个家有多贫穷多么不如意,这也是三代人竭尽全力才盖起来的。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

说实话,穷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从出生开始就成为留守儿童,上学就住校,工作就漂泊,一家人骨肉分离,经常过年都聚不齐人,彼此分散,独自受苦,老弱病残,无依无靠。

我活了三十几年,一直迷茫,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让我安心睡觉的地方,一个家的方向。兜兜转转,人生起落,几许失意,竟然在走投无路之下,回到乡下,回到那个一度极力逃离的家。他们都老了,他们都在拼命活着,他们也渴望有家人的陪伴和帮助。

而我,亏欠他们太多,以前总是想着逃离,却没有建设过什么。所以,我开始种花,希望这个家能够生机勃勃,芳香美好。一年多了,种下的月季花表现不咋样,但我没有放弃,凡事总有过程,花和人一样,都需要时间去成长。

衷心祝愿你我有个美好的人生,活得潇洒肆意,了无遗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日记

2021年10月11日

2021-10-11 17:06:39

日记

创造搜索引擎没有的文字

2021-10-13 12:13: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