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2021年10月16日
星期六
阴有小雨

昨天的日记今天写,主要原因是昨天做工累了,贪心地多玩了会儿域名,结果就过了凌晨了。当时想,累了困了就该睡觉,这才是最重要的,恢复点精神才能够写点文字的。

昨天是一个很有必要记录的日子,涉及的面其实挺广的,目前的日记水平应该没有办法表述出来,只能通过一些瞬间的场景记忆做一个记录。

昨天凌晨时分,随着好几声震动楼宇的锤击之后,高功率的电钻尖锐地响起。我觉得挺奇怪的,难道LD真的封建迷信到要“精准”日子,通宵开工不成?

隔壁堂弟的小龙女刚出生不久,影响到人家坐月子,在这农村可是大忌啊!于是,我下楼,尽量平和地询问情况。三五个回合之后,才终于弄清楚,原来就是锤几下钻几下,在特定的日子里,表示郑重的态度和开场,博个好兆头和心安。

只要不是通宵达旦开工,得罪隔壁邻居,也就理解了。为了一个好日子,花钱请人挑选,急匆匆地从外地赶回来,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工作,无论如何,还是得理解这些“无用”的付出的。

这些年的记忆中,家人、亲戚和邻居,所有的聚在一起的记忆都是红白喜事,其余的日子,大家都在自己的小家庭,基本没有交集。所以,正是这些仪式(活动),需要众人帮忙才能完成的事情,才是维护乡村人情的关键。当时代进步,小家庭甚至个人已经完全满足生存需求,获得一定安全和自由之后,与人交往的必要就减少了,无论是追求更舒适的精神生活还是其他追求,书读得越多,层次越高的人,看起来彬彬有礼,实际内心寡淡得很。李银河老师在文章重也提到过,知识分子不像乡下人那般“热闹”。

大象有大象的生活,蚂蚁有蚂蚁的生活。出生在这块土地,就已经决定了很多“后来”。忽然也有点羡慕那些远嫁的人,似乎她们更顺利地“逃离”了原生家庭,组建了更幸福的小窝。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依然觉得在这个时间孤苦无依,没有归属感呢?反正换了我入赘,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真不如睡大街。

(本来是写晨间日记的,中途忽然身体发冷,头脑倦乏,做了几个瑜伽反而更困,只得上床躺一下,不料一睡就到了大中午)

醒来后,没有了电钻声音,也没有了说话声、脚步声,心想,大概是“开后门”的工程基本完工了吧。昨天记得LD说过,最迟今天下午要外出打工了。时间真是挺匆忙的,而他也的确是辛苦的。昨天中午饭的时候,不经意间他谈到工作内容—— “电焊”,焊不锈钢一个平方得60元报酬,一天的工资也只有一百多。脸上、脖子周围,都被灼伤了,一大块一大块红色的斑。谁人不知道电焊工的危险和对健康的损害呢?这不是没办法么?

本该是家庭顶梁柱的我,变成了家里蹲废物,没能够为家庭做什么贡献,没能让家人过上普通的好生活。难道我应该一死了之以死谢罪?虽然还是很喜欢看动画片但早已过了中二的年纪,知道了人间百态,并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假如一个人穷就该死,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人类存在么?假如一个人残缺就得死,那和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有什么区别?假如一个人遇到失败就得死,那么成功是上帝安排的么?谁人一出生就是完美的?

根本的问题还在于,如何定义成功,谁能决定生死?

我不能死的理由是,家挺为我做了太多,付出了太多,哪怕我就是一个没有能力的智障,我本身就很值钱——花了那么多钱,得到了那么多的关爱——凭什么因为别人的闲言碎语就作出对家庭不好的事情呢?难道正确的富有人性的做法不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么?凭什么贪官污吏大坏蛋就可以风光横行活千年,老实安分就得被霸凌?难道不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才是最基本的公平吗?

和自己的关系处理好了,就能够感受世界的美好;和家人的关系和谐融洽了,就知道生命的脆弱和宝贵。最近,感觉和阿公阿婆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好像心里的坚冰也在逐渐融化。是的,这个家庭还是支离破碎的,现实还是惨不忍睹的,环境还是有点恶劣远远称不上美好的,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阿公阿婆不知道还有多少个明天,时不时会被病魔折磨,每次回想自己曾经被死神威胁,产生过的抑郁和狂躁,明白什么是绝望和死亡焦虑。阿公阿婆其实早已经接受了现实,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只是每个人都想活下去,放不开的东西太多了。对阿婆而言,是那一亩三分田,对阿公来说,则是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儿孙们。俩老每天拼命,害怕自己没有价值,被嫌弃。其实,儿孙们都很爱他们,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太一样。至少,我会尽我所能,去理解他们,支持他们,顺遂他们。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实在不想用在LD身上。因为我知道他们受教育程度不高,性格有很多缺陷。令我震撼的是,看着他,就好像看着一面镜子。我看到他身上那些明显的幼稚和缺点,无一不在警醒着我。我也有同样的问题和缺陷,在更高层次的竞争中,我也像一个失败的小丑。如此,一家人,相互理解不就好了么?凭什么五十步笑百步呢?

LD从小喜欢用弹弓打鸟,精准的功夫是他引以为豪的,尽管在抖音快手横行的今天,他那点玩意儿根本入不了眼。然而,大晚上的,他打着手电筒去打鸟,还跟我吹嘘,一棵龙眼树,他就打了7只鸟。在他眼里,这些鸟,只不过是靶点,是畜生,丝毫不以为意。

然而我,热爱生命、自然,看见受伤掉落的小鸟,一定会救助,哪怕改变不了结果也会尽力,误闯进房间的麻雀,我会抓来放它们离开,更加不会在它们休息的地方袭击它们,仅仅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食物。心怀悲悯之心,这点我和阿公很像,阿公会为了生活竭尽全力,然而从不无故杀生,小到蟋蟀虫子,也会流露出对生命的恻隐之心。

那如何跟LD说呢?制止他,跟他讲大道理?没用的。只能引导他,从他注重的点开始,比如说,打鸟会导致风水不好,多积德行善,为家庭着想一下。然而终究没有说出口,他也有他的难处,好不容易从城市的电焊工草根回到农村做两天”自由人“,既然打鸟是他的兴趣,又不是常常大范围滥杀,就由着他吧,打几下就过去了,他的压抑也得到释放。

越来越觉得,力量训练很重要。因为好的健身器械,无论对八九十的老人,还是几岁小孩,都是超好的康复、训练器械,可以保证身心健康。在农村看到太多人承受了病痛的折磨,面对老龄化、无力化的现象,悲苦的表情是看不见的,除了麻木。因为一个人,他得活下去啊!与生存无关的东西会被忽略,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如何省钱、如何找吃的。

唉,这个世界很美丽,还有音乐、美术、戏剧,远足,滑雪,健身等等,现实是,太多人一辈子就被困在一亩三分地,从生到死,从来没有见过世界的窗口,体验过不同的生活。我何尝不是说自己呢?本该闯荡世界的年纪,却选择了窝在家里。咳,根本没得选,真相不就是破产了,连房租都交不起了,只能灰溜溜地跑回乡下么?

乡下的房子其实不是我的房子,这是家里两辈人才建起的两层砖房!可悲也可叹,原来我们一辈子的成就,只有几间屋子,生命太苍凉了。

如果连个窝都没有,连基因遗传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人生又该如何形容呢?

读了好几次《活出生命的意义》,每次看都会有不同的感悟甚至觉悟。但又怎样呢?能够改变现实么?我还是相信可以的,只是自己读的书不够多,写的好文章不够多而已。

每次看到可爱的孩子,就觉得还是很有希望的。毕竟,如今的小孩,在表达能力、学习和适应能力方面,比咱们当年好太多了。社会就是这样进步的,一代代人死去,一代代人站在白骨上。无论怎样,首先还得有后代。

想结婚,必须有房子(乡下的根本不算);想生孩子,必须得有教育基金,否则后代还是农民韭菜,城市里的临时工、服务员;怎么办?拖着呗。结婚压力大,那就不结;生孩子怕苦,那就不生。反正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死灯灭,管它以后洪水滔天。

曾经也觉得,如果生下一个孩子,不能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不能给他幸福,何必带他来这个世上受苦呢?现在,已经有不同的想法了,有个孩子也挺好的,就算没有大富大贵的家,自己还有一些知识,能让他保证健康成长;还有一些宽容和爱心,让他去自由生长,活出自己的人生。环境塑造人,人也可以塑造环境。

好比咱现在这个家,修修补补,一点一点地建设,完善,而不是破败,那么就是有希望,有将来的。

亲爱的你,马上行动吧,不要再等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people have rewarded it
日记

2021年10月14日

2021-10-14 12:46:10

日记

2021年10月17日

2021-10-17 13:39:07

0 comment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to share what you think!
Profile
Cart
Coupons
Message Message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