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7日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阴转多云

早上七点多起来,天阴沉沉的,我以为作息已经恢复正常了,没料到的是,看望了阿公阿婆之后,再次回到房间,感觉头脑晕沉沉的,索性在床上躺一下,结果就昏睡过去了。当时的感觉是,这样能够睡一天一夜。

昨天也是那样,特别犯困,喝咖啡红牛都没什么用。想了一下,饮食没有太大改变,只有天气变了。前些天,我还直接睡大厅的地板上,热得心里期盼凉爽的天气快点到来。然而,天气忽然就冷下来了,抑郁状态加重了,昏天暗地的感觉,又渴望起阳光明媚的夏天来。人呐,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惦记着人家的。

沉睡中,接到阿公的电话,叫我晒玉米。呃,再困,也得完成阿公交待的任务啊!一口答应下来,然后挣扎了好长时间,终于起身,决定干起来。先拿工具,晒开玉米,然后拖地,擦家具。前两天的工程搞得满屋子都是厚厚的灰尘,脏兮兮的,看着就头疼,也是时候搞卫生了。

头脑是一刻不停歇的,感觉睡觉的时候也在运转。老子到底怎样才能重建信用,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呢?面对挑战和困难,该用什么姿态去迎接呢?

对生老病死的人生哲学,已经思索得够多了,对家庭的亏欠也够多了。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建设家庭,其他的都是扯淡。我等草民、韭菜,就是教育市场化大学扩招之下,勉强读了个本科,就跟伯父那一代的高中毕业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要差一些。毕竟那个时候的农村信用社,伯父已经有资格考试任职了。而到了我这一代,对年龄限制是死死的,即使有本科学历,年龄也不符了,更加不用说所学专业的限制。

说到底,还是在这个达尔文社会中,暂时落败了。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知道是否适用于今日。就像学生时代,成绩是唯一标杆,当今社会,钱,就是衡量的唯一标准。读了那么多书,也不得不大体认同”能够赚多少钱就代表有多少本事“这个观点。杠精不要杠了,还有什么不能用钱来衡量的吗?

我只想过健康快乐的生活。然而在一线城市整整十年,住了那么久的城中村,吃了那么多的地沟油,什么消费都交了税,到头来,却倒欠银行一笔债。只想保持健康的生活而已,在一线城市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很大了。健康的人拿健康到城市里换钱,年轻的人拿青春到城市里换钱。少数人成为了城市居民,继续打工挣钱还房贷;多数人沦为韭菜,失去了青春也可能失去了健康,最后还要被人看不起,自己怪自己没本事。有些社会险恶,只有四个字能够形容——”杀人诛心“。

《鱿鱼游戏》没有火起来的时候,我就看完了。像废柴主角这种既滥赌又滥好人的人,在现实中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连赌瘾都控制不了的人,身体都给卖了的人,你还期望他良心杠杠滴,根本就是笑话。瘾君子们也有逆袭的特例,只是太罕见了,简直可以忽略不记,大多数都是六亲不认,不人不鬼的。因为大脑已经坏掉了,说修就能修好的么?

有人评论说,电影中那个高学历高智商又心狠手辣的人在现实中才是最后的赢家。如今的我又能说什么呢?看看以前的同学,官二代还是官,富二代还是富,真正草根出身白手起家,跨越社会阶层的人,反正我是一个都没有听说过。当了个副镇长的同学,在小聚会中已经被捧上了天,富豪们的局确实没有见识过。

或者也不想见识吧。在广州的时候,有幸认识一些有钱人,各方面的层次确实比我高,我也学到了一些东西。只是,我对那些拥挤的所谓的豪华温泉别墅,也没有太大感觉,更喜欢的还是园林、花园、菜地、果园,幽静富有审美,带点国风禅修的庭院,是理想的居所。

小时候想独特、想出人头地,后来想融入群众而不得,以前和现在的所有总总,造就了独特的我(实际上一点也不独特,都是概率而已)。别人能从抽烟、喝酒得到乐趣,而我有生以来,只觉得烟酒呛人,不但毫无乐趣,反而充满厌恶,从生理到心理。为什么这种烟酒饭局的陋习能够一直存在呢?实在也有点迷惑。按理说,交流感情的活动有很多的,比如宗族活动、仪式,朋友的兴趣爱好,共同解决一个问题等,都可以拉近彼此,尤其是经历过生死的战友,关系更为巩固。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用健身局代替烟酒饭局。

今天先聊到这儿吧,无论如何,要变得更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people have rewarded it
日记

2021年10月16日

2021-10-16 13:48:42

日记

2021年10月18日

2021-10-18 14:17:58

0 comment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to share what you think!
Profile
Cart
Coupons
Message Message
Search